第一次是我工作第三年时候,觉得自己有钱有闲应该可以养只喵了,关注了很久本地的领养机构,成功和一个送养人搭上了头,跟送养人微信联系的时候对我也还算满意,然后我们就开始详细的商谈,开始谈的还比较和谐,后来就聊的不太好:要求看我的工作证明,可以,我就把我的律师证发给她了;要求看我的工资流水,可以,我就把我的网银账单截图发给她了;要求看我的房产证,额,这个还没办,我就把我的购房合同照了一下ps完了发给她了;然后要求来我家看,我考虑了一下,说送猫的时候可以过来看,平时不可以,她就开始有点生气;要求去我的律所核实我是不是本所员工,我拒绝了,我说你可以去律协网站查,上面有律师黄页,是有我的,,然后她就炸了。。说我拒绝她合理要求,她不去看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那个所的律师云云,我跟她解释了很长时间,没有用。。最后说不能把猫交给我这样的人。。exm。。我是啥人啊。。我怎么就蒙圈了呢。。我就蒙圈了!!这次领养。。不欢而散,而且给我很不好的印象。
自2008年2月1日起,美国法律规定,对于未满16岁的儿童,父母双方必须和护照申请人一同到场并共同在申请表上签字,以示明确同意签发护照。这条法律背后的出发点是: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特定的法院判决,父母双方对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拥有共同监护权 (Joint legal custody)。讲到这里,我们需要明确两个十分容易混淆的概念。美国法律中,legal custody,类似于中文所说的监护权,指的是父母拥有为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教育、福利等各方面做决定的法定权利。而physical custody,则是我们常说的抚养权,也就是未成年子女与谁同住,由谁照料的权利。Legal Custody和Physical Custody又各自有Joint(共同)和Sole(全权)之分。需要强调的是,未成年人美国护照的签发,需要的是拥有监护权(Legal custody)的家长的一致同意。

第二点让我不舒服的地方,我送完猫那天下班回家小区里又捡到一只暹罗串,发了朋友圈,这女的看到了后也问我要,意思是家里地方很大可以再养一只,我当时已经不信任它了,我就说你养三只忙得过来么,不要因为好看就冲动啊,然后它说没事的反正自己时间也很多。我告诉她暹罗的耳朵有发炎,就算想要领养,就等我把猫耳朵治好。呵呵,它给我来一句,如果是小毛病它自己也可以给猫上药。有那么迫不及待想要这只猫么,就算真的喜欢,接一只耳朵有病的猫回来自己花钱买药给她治,一般人都不会这样的。我就说我也很喜欢这只,让我玩两天,这女的大概觉得我很信任自己,就说我玩够了它就来抱走,跟我聊天那叫一个热情,我顺便试探它,说这次就我给它把猫送去,顺便看看两只小的,它居然也答应了,让我去它家坐坐。由于我不信任它也不想把暹罗串给这个人,第二天我就跟这人说人家主人给要回去了。这只猫就没被领到。 

然后我们开始互通情报,F说本来他们想要纯白鸳鸯眼的猫咪,然后此女答应对方,结果过了段时间跟F说没有鸳鸯眼,但有一只纯白蓝眼。F想想那算了吧,蓝眼就蓝眼吧,200块RMB。他们交易的时候这女的把猫包了严严实实,但F也不傻啊,说要开箱验货。结果发现不是纯白,我的这只小白猫头顶上有一点点黑,然后眼睛也不是天蓝色,是黄色,F随即就不高兴了: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然后此女就开始耍无赖(原话):我拿都拿来了,你怎么能不要。F想了下也就算了,接回去了,我们家小白猫性格超级好的哦。我学生放我家寄养的时候第一天因为不熟很紧张新环境也不知道厕所在哪,我虽然有隔段时间把他送厕所教一下,但小白猫没有尿尿,第二天早上我送他去厕所的时候尿了好长时间……这孩子憋了一天么……然后在我家待了五六天的时候有次喝水太急了就呕吐出来了,他居然跑到厕所去吐,而且吐了几次都是去厕所的。我真的是太感动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好孩子,我家的Allen也知道不能乱吐,所以都会从床上下来吐地板上等我去擦,但是小白猫还要乖巧懂事。


然后就开始质问它,我的猫卖去哪了。我觉得对方是在故作镇静,然后交谈下来,感觉就是见识了一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对方觉得我把猫给它了就随它处置了,它并未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还说因为我们家里没法收留,所以它帮我们收留它帮我们找个好主人,这有错么?我也很好奇你有没有错,可是我不记得有拜托过这人这种事情,我们救助小动物,送养小动物,是希望能给他们找一份好人家安度一生,也不收一分钱,这个人违背了当时说好的不离不弃照顾一生的条件,并且很多实情都与对方说的不符,以虚构的事实骗走了我的猫,我自然是有要回来的权利。如果捡回来的猫有生病,那我们自己带去医院看,不管看了多少钱,都从未想过问领养人讨要。它这人倒好,把我们辛苦救回来养好的猫领走,再挣个一两百,有时候说不定还能骗到猫粮营养膏什么的,这无本买卖做得爽啊,只要花点车钱就可以了。救小白猫的第一救助人拿来寄养的时候说,如果找到好人家,这些东西也一起给对方吧。所以我送给这人两只猫的时候,把半袋奶糕猫粮和一支红狗的营养膏,一支红狗的化毛膏一起给这人了。骗子还骗那些买猫的人说自己内驱外驱疫苗都打好了,这些都是救助人的心血吧,把这些都归功于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曹成律师北京安嘉律师事务所(北京一家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的精品律所)创始合伙人,执行主任;北京市律协婚姻家庭委员会委员北京广播电台嘉宾律师北京电视台第三解调室点评律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婚姻家庭咨询师。个人简介曹成律师在创办安嘉律师事务所之前,曾任盈科律师事务所资深婚姻律师、世纪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部主任、林鑫沃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曹律师专业代理婚姻家事案件10多年,一直专注于婚姻家事领域的案件研究和实践。不仅具备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还具备深刻的洞察力与缜密的剖析能力,在处理各类复杂的婚姻纠纷案件中,能够深入理解委托人在婚姻家庭矛盾中的痛苦复杂心情,尤其在与委托人沟通过程中,能够迅速、准确把握案件的关键,将深奥而枯燥的法律问题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深入浅出的进行重新阐释,并根据委托案件的不同情况,为当事人量身定制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特别擅长重大疑难离婚案件的策略筹划、离婚公司股权分割、涉外离婚诉讼,遗产继承等复杂的婚姻家事诉讼业务。另外,曹成律师还专注于对家族企业、高净值人士提供私人财富规划的法律研究与非诉服务。在服务过程中凭借过硬的专业能力、熟络的人脉资源和良好的职业素养,获得了客户的广泛好评。专业研究曹成律师认为,为委托人提供专业、细致、耐心的法律服务是一名婚姻家庭律师理应具备的专业素养。但是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仅凭一己之力帮助所有深陷婚姻纠纷泥潭的朋友并不现实,为了能够给当事人提供更优质的法律服务,曹成律师组建了一支专业敬业的婚姻家庭法律服务的律师团队。该团队专门承办股权分割、房产分割、过错赔偿、涉外离婚、继承、综合业务等婚姻家事领域的法律事务,是一支理论功底扎实,实战经验丰富,专业素质过硬的律师团队。经过多年的发展,安嘉所婚姻家事团队共同钻研和办理过超过3000个家庭纠纷案件,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曹成律师团队潜心替委托人着想,主张采取各种灵活的策略和多样的办案方法,以期将婚姻破裂对当事人造成的情感伤害、财产损失和其他不利因素降到最低。成功案例代理过的婚姻相关的复杂大案:1.某夫妻共同经营的公司上市,因男方婚内出轨导致夫妻要离婚,曹成律师协助其夫妻协议离婚,为客户挽回损失超过1.3亿;2.某夫妻开连锁餐饮在公司上市关键阶段,因男方长期保养小三,女方提出离婚分割财产要求,在曹成律师律师的协调下,双方最终私下协议离婚为客户挽回损失超过4.3亿;3.帮助鄂尔多斯某房地产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涉案金额超过20亿)的客户保住部分核心资产,巧妙的通过公司股权归属的定义,为客户挽回巨额损失。详细>>
×